好像……已经沉了挺久了。

【擎爵】Just Give Me A Kiss 只要一个吻(7-9)

TF STORY 4:

Just Give Me A Kiss

只要一个吻

图/文:DTM霹雳大铁锚

  7.

  Jazz抬头看着天空。

  这真是一个好天气,是北美东部常有的那种晴天,棉毯似的白云横亘在湛蓝的天际,阳光明媚紫外线充足,还有飞机飞来飞去。

  飞机……噢,蓝星的飞机是原始而可爱的,只要它们不是seekers变的。

  Starscream已经变回了战斗机形态,他的机体侧面仍在冒着浓烟。他尖叫着盘旋在Jazz头顶的天空:“攻击!攻击!打烂这该死的轮胎!”他不断地在低空做出地球飞机难以完成的诡异翻滚,同时不断地发出刺耳的音频。

  他的僚机,同属霸天虎seekers小分队的Thundercracker和Skywarp,以及Thrust、Dirge、Ramjet都在五分钟之内赶来。这真是一幕奇妙的情景,一支满荷重武的战斗机编队像蝗虫一样轰鸣着掠过,巨大的机翼阴影遮没了蓝天白云。他们的碳基共谋都看得目瞪口呆。这些人类,他们驾驶着不会变形的车辆,一时完全不知应对,也忘记了逃跑。

  “攻击!”Thundercracker率先开始射击,然后是Skywarp。他们以激光武器夹击地面目标——那个黑白涂装的负了伤的汽车人。

  Jazz再度变形为车辆形态。在这种情形下四个轮子确实便于闪避和移动,他疯狂地在沙地上蛇行前进,三架F15紧追不舍,鲜艳的机体在空中划过令人惊叹的残影。

  “不要让他上公路!”Starscream尖叫道。

  “我不是白痴。”Dirge翻了个身拦截在Jazz前方,他嘟囔道,“Star,你的声音真吵。”

  空中优势使他轻易地以火力封锁了保时捷的去路,在正下方,之前的一辆工程拖车刚好挡住了汽车人往另一个方向的出路。他们把他圈死在这块有限的空地上,打算就这样把这辆跑车轰成废渣。

  在这个当口,Jazz急转车头向拖车撞去,气势汹汹仿佛要来个玉石俱焚。所有飞机都看出他的企图,于是空中火力停顿了大约一个秒循环。

  坐在车里的人类则根本来不及反应,他大叫着抬起手臂护住了眼睛。可是预想中的惨烈撞击并没有发生,就在这一瞬间保时捷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掉头,利用车尾的副翼和完美的加速度在超低空滑过一个漂亮的弧线,合金车体的边缘擦过工程车,迸现出一串明亮的火花。

  他飞掠出几十英尺,在低空完成变形,紧接一个翻滚以背部着地。在依靠惯性继续前冲的同时他举枪向上扫射,肩部的火焰喷射器也向着降至低空的两架F15开火。

  “噢噢!Screamer!快掩护!我们中弹了!”Thundercracker和Skywarp猝不及防,双双被灼伤机翼,不得不狼狈变形降落。

  汽车人特工的背部装甲在沙砾上擦出一道深壑。在这个过程中他瞄准并击中了Thrust的能量储备装置。

  “啊啊啊啊——我要坠机了!”Thrust甚至来不及完成变形就一头栽了下来,他砸在一辆悍马上,引爆了车辆原本装配的。两名随车人员顿时被炸成了碎片,而这架倒霉的飞机的头部装甲在高温和冲击下已经扭曲变形,它只能保持着倒插在一辆废车车顶的状态,暂时动弹不得。

  他的两个搭档匆匆变形,悬浮在半空中呆望那爆燃的火球。

  “Thrust刚才说什么?”Dirge问道。

  “他说他要坠机了。”Ramjet喃喃道,“我想他‘已经’坠机了……”

  Starscream急降三百英尺,出现在他们身后。于是整个旷野里都回荡起霸天虎空军指挥官愤怒的咆哮:“攻击!快攻击!你们以为是来看这辆车表演个人秀的吗!”

  Jazz放声大笑,他从沙地上跃起,举枪瞄准向他猛扑过来的Skywarp。

  “咱们是老相识对吗?”特别行动官在蓝色护目镜下微笑道,“午安,小飞机!”

  他开枪了。Skywarp了解他的速度和枪法,他慌忙瞬移避过。可他身后的Thundercracker就变成了替补品,他的胸部装甲上挨了一下,幸而没有穿透火种舱。

  他捂着胸口愤怒地大喊道:“空中火力到哪儿去了?”

  Starscream没有尖叫着回答他的僚机。这一点反倒让Jazz不安。他抬头寻找红色飞机的位置,他看到了以机器人形态举枪瞄准的Starscream,但他同时也发现霸天虎空军指挥官正在瞄准的方向并不是自己。

  而是他身旁的人类共犯们。

  Starscream要做什么?也许他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是要销毁克隆人的相关证据,这其中包括克隆人Annihilaty Jhonwalz本身,包括介入这一任务监视了克隆人小姐的汽车人战士,当然也包括……

  那些参与此事的人类。

  “见鬼!”Jazz的处理器嗡鸣起来,他面临着一个尴尬的局面。汽车人和霸天虎对于地球人而言在本质上毫无区别,他们都是不请自来的外星种族,他们都是入侵者。

  如果一定要说他们有什么区别,那么,与当地种族保持一定的距离,尽可能地不伤害他们,不把他们拖入源于银河彼端的这场战争,保护他们的世界不受塞星来客的打扰,这就是唯一的、最基本的区别准则。

  Prime常常强调这一点。

  这就是我来的目的,Jazz想,虽然我真的不想救这帮人渣,但这是我的任务。如果Prime在这儿,他一定会这么做。

  他调转枪口瞄准了Starscream。

  接着,一股强烈的撕痛和烧灼感挟带着巨大的冲力狠狠砸在他的背部装甲上,这可怕的感觉霎那穿透了他的身体,擦过他的火种。所有的传感器都开始燃烧……无可抵挡的疼痛几乎将汽车人战士剖成了两半。

  他的视觉传感器短暂地失灵了,他的处理器芯片发出哀鸣。在这全副意志都只能收获到痛苦的万分之一个秒循环中,他的缓存掠过一道微电流,一束信号,一个名字:

  “Prime……”

  8.

  Jazz很奇怪自己居然没有立刻死掉,而是继续以机器人形态趴在地上忍受痛苦。

  也许是命不该绝。

  他刚才以面部着地,全身最脆弱的那部分装甲砸在沙子上多少有点疼,不过跟火种舱的损伤比起来这点微末的疼痛实在不值一提。

  击中他的是一枚经过改良的热穿甲弹,由于是近距离击发,它彻底穿透了汽车人战士的胸膛,甚至打坏了火种舱的边缘。

  大量的能量液从他的创口中流淌出来,渗透了身下的沙砾,体力与知觉也正随着那些蓝紫色的发光物质迅速流失。特别行动官先生现在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他还没有失去意识,不过他的敌人们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在中弹的刹那他险些陷入锁死,但是脑电路备用数据库的核心自主程序强行将他保持在上线状态,太多次的战斗经验告诉他,现在闭上眼睛就绝不可能再睁开。

  Starscream与他的僚机们围绕着他。也许他们认为这已经是他的尸体,因为他刚才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另外两架飞机正忙着去把Thrust从那辆烧焦的车里拉出来。

  搜救队员打扮的人类男子提着尚在冒烟的肩扛式火箭筒出现在围观者的行列中。

  “现在他应该是真的死了吧?”他问,“我这一下可是打中了他的心脏部位——我说Starscream先生,你们有心脏吗?”

  人渣就是人渣,我们的特别行动官先生趴在地上想,就像炉渣就是炉渣……不管原材料是什么,变成渣以后都没有太大区别。落在一堆渣手里,所以我认栽了。

  “心脏?——那种低等生物的东西,我们怎么可能有!”Starscream抬了抬氖光枪,然后对准汽车人的左前臂开了一枪。

  射线击穿了合金装甲,电火花伴随着烧灼导线的焦糊味从伤口迸出。霸天虎的人类共犯用手掩住了口鼻:“你这是干什么?!”

  “一般通信器都装在这个位置。”Starscream说着,又对准右前臂的同个位置开了一枪,“当然,也有可能装在这个位置。”

  毫不夸张地说,Jazz痛得几乎失去了对脑电路的自控能力。他强行关闭了自己的发声器,中断了一部分传感器控制程序,以防自己忍受不住惨叫着弹跳起来。

  “我们不需要挖出他的火种吗?”Skywarp问,“要是他再活过来怎么办?”

  这倒是个明白人,不过我真是痛恨他的明白。Jazz想。

  “我知道他还没死!”Starscream回答,“不过我更期待把他活生生地丢进深海里去。这可恶的轮胎让我颜面尽失!我已经切断了他所有的通信器,至于接下来么……”他对着伤者踢了一脚,把他的身体翻过来。然后他俯下身子,一把扯开了汽车人战士的腹部装甲,坚硬的金属指掌深深插入那些导线和能量液。

  Jazz眼睁睁地看着他做出这一切。他悲哀地预见到了将要发生的情况,这使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光学镜头做出本能的反应——在护目镜的下方,它们因为紧张反复地收缩焦距,发出频率激烈的闪光。

  现在Jazz先生知道自己是真的要死了。可是杀死他的人绝不会窥知此刻他的脑电路中反复轮询的那几条无用数据流——据说每个有自主意识的生命都会在濒死之时回忆起自己的一生,或者自己最眷念的东西,或者某个人的名字,而我们的汽车人特工正在试图实践这一点。

  他的处理器缓存中正在反复纠结着如下的内容:他想他应该要呼唤着什么去死,但他并不确定自己要呼唤什么。

  他想他也许可以呼唤着兄弟们的名字,在短暂的若干秒循环内他想到了Prowl的数据板、Ratchet的扳手、Wheeljack的试管、Sunstreaker和Sideswipe刚上过车蜡的前盖, 甚至Bumblebee和Cliffjumper头部装甲上的尖角……还有一双似乎总在看着自己的蓝色光镜……它们真的好像总是在看着他的,那种柔和的令人难忘的光……好吧……他承认是他自作多情。

  最后他想起那首歌,地球上那些碳基生物创造出来的音乐。他想起那些简单得有些可笑的歌词:

  “Just give me a kiss,give me your kiss tonight like a lover do……”

  那些地球语言的字句,它们在他的缓存里打转,他忍不住想笑,如果还能发声他大概就要把它们唱出来了。

  “Just take a kiss tonight,in the morning I'll be on my way……”

    想不到此时此地读取起来最清晰的竟然是这个。

  ——真是自作多情。

  ……又一阵剧痛袭来,伴随着导体和管线断裂的声音,受伤严重的汽车人战士明白自己再也读取不了任何数据了,他觉得连这简单的读取都开始变得吃力。

  “噢,我找到了,备用能量块储藏器。”

  ——警告:备用能量块储藏器拆除。

  ——蓄能警告:动力水平低。蓄能清零倒计时:30循环。

  Jazz觉得自己的磁盘彻底转不动了,当Starscream把那个小装置从他腹腔内撕扯出来的时候整个系统只剩下不断刷新的告警,控制程序失效,数据拥塞,他行将锁死。该死的,他虚弱地想着,这个尖叫鬼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Starscream站起来又踢了他一脚:“现在可以把他丢进水里去了。亲爱的方舟特别行动官Jazz先生,我决定暂时保留你的性命,这样你才能更彻底地享受临死前的绝望。倘若你在那充满压力的冰冷的海水深处还能做梦的话,希望你梦见我。”

  可惜Jazz并没有听见他的话,他在他说完之前就陷入了静止锁住状态。

  在下线之前的最后十万分之一个秒循环内,他的处理器中仍然存在的东西,是一道微电流,一束信号,一个名字。

  那并不是Starscream的名字。

  9.

  蓝天白云下,三辆悍马和两辆工程车滞留在州际公路附近的沙地上,等待直升机支援。

  虽说那辆恼人的保时捷已经被霸天虎们处理掉了,但这里还有一辆替补成为“车祸现场”的悍马需要尽快毁尸灭迹。

  “直升机起飞时遇到一点情况!”搜救队员打扮的男子在接了一通电话后,露出困扰的表情,“好像是选美期间纽约州境内有飞艇巡游,低空飞行器需要等待申请航线。”

  “那怎么办?这里也不安全!要是被路过的人发现打了911就麻烦了!” 其余的人都发出了抗议的咆哮。

  “他们说就近找了辆货车来解决问题……”那男人困扰地答道,“车马上就到。”

  “货车?那辆吗?”

  人类们顺着同伴的手指朝通往州际公路的方向看去,他们果然看见一辆红色车头的雷诺卡车拖着长长的拖箱向这边疾驰而来,身后飙起了大量的沙雾。

  “哇啊——这么快……他以为自己开的是跑车吗?瞧那速度,我真怀疑他刹不刹得住车。”一个人望着那辆雷诺说。

  此时在场每个人的大脑皮层都在同一瞬间冒出了“这种车据说很耐撞击”的诡异想法,但是谁也没有成为验证这一质量指标的牺牲品的自觉。鉴于之前两名同伴的横死,他们中立刻有人钻进了悍马准备发动。

  “嘿!你们看!别告诉我这其实是车展或是车友聚会什么的……”另一个人也望着那个方向诧异地说道。

  他们看见那辆货车后面还跟着许多其他的车辆——各种门类各种型号的车辆,甚至连警车、救护车、吊车、消防车都有。所有参与过霸天虎克隆人计划的人类共谋们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即便有人拨打了911,也不可能招来这么多种类的车——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们中还没有谁听说过SWAT或TRAP之类的战术救援执法单位有配备过兰博基尼这种昂贵跑车,或是大众甲壳虫这种袖珍小车的。

  “难道是……”他们的头头,那个打扮成搜救队员的男人顿时变了脸色。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固然匪夷所思,但总算也证实了他的想法:那辆庞大的雷诺卡车,以及跟在它后面的所有车辆,无论是家用车、警车、救护车还是消防车,或者是那几辆涂装鲜艳拉风至极的跑车,它们都以人类常识无法解释的方式刹住了车,在这片仍然保留着若干战损遗迹的沙地上,同时弹出了车门,伸出了四肢,长出了头颅。

  他们站立起来,是如此巨大、坚硬、恐怖,他们像洪荒神话中的泰坦巨人一样突然降临在这个小型生物横行的星球上。

  这可不是车辆展览会,这是汽车人。他们来了。

  由于之前有过和塞伯坦人打交道的经验,这些敢于与霸天虎共谋的人类并没有被巨人们的块头吓得双腿发软。他们看着Optimus Prime站立起来,然后认出了他臂上的汽车人标志——他们的幕后老板已经对此做过足够的普及。碳基们当然不能理解这个标志背后那些流逝在漫漫星河中的往事,他们只知道BOSS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敌人。

  “他们居然有这么多!”碳基们惊叫起来。啊哈,这简直是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现实版!尽管外星人们没有软软的触手和狰狞的章鱼头,目击者们也搞不清这帮庞大的怪物究竟是依靠喝汽油度日还是需要吸人脑髓才能满足,总之恐惧都是真实的,真实的恐惧刹那间把这帮人的里里外外都填满了。

  “赶紧离开这里!”他们开始发动车辆,但是汽车人们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外星人首领用单手抓起一辆悍马,举到自己胸部装甲的高度。里面那冒充搜救队员的地球恐怖分子早已骇得面色惨白。

  Prime略低下合金装甲的头颅,蓝色光镜透过挡风玻璃与那人彬彬有礼地对望:“下午好,先生们。初次见面,很遗憾用这种方式与你们打招呼。我想我的老熟人Megatron之前的态度也许要和善很多。”

  Wheeljack就站在他的身旁。汽车人工程师手里拿着一台酷似短波接收设备的白色仪器,一边快速地输入着什么一边补充着Prime的话:“是这样的,先生们,就在刚才我们通过技术渠道接收到了你们的部分无线通信内容,这些内容似乎牵涉到我们中一位成员的下落,以及这个星球上正在发生的某些无益于你们物种未来安全的事件……啊,我说先生们,请不要用这样惊讶的眼神看着我,这其实不算是多么复杂的技术问题——通过移动通讯设备定位坐标是你们星球也有的技术……”

  “怪、怪物!放下我们……”其实根本没有人在认真倾听Wheeljack关于通信技术的解说,因为在悍马空间有限的驾驶室内,两个地球原生智慧生命体正在异常的悬空状态下凄厉挣扎。此刻那假扮搜救队员的男人因为无法使用肩扛火箭筒来进行自卫,只得在一堆按钮中疯狂地寻找能够打出热穿甲弹的那个,可惜他立刻绝望地看到眼前那雷诺车头变化而成的红色巨人徒手就把车载导弹发射装置折断拆了下来。

  其他四辆车也没有逃脱被“机器人工”拆卸的厄运。Sideswipe一手拆下一支火箭筒,心情愉快地转脸望向Sunstreaker:“这脆弱的玩意儿能伤害到我们吗?”

  Sunstreaker正在忙着砸那辆工程拖车,顾不上回答他的兄弟:“我讨厌这个车型,你们不觉得它看起来很眼熟吗?”

  倒是Ratchet摇了摇头回答道:“你可以对准自己来一下,现场做个试验,让我们听听感言。不过打坏了可别指望我给你修。”

  “哦哦,这小行星上的技术已经进步到这种程度了吗?”红色的兰博基尼耸了耸肩,把炮管一一掰弯丢了出去。

  “是的,改良过的热穿甲弹就可以,这儿有现成的证据。”Prowl白色的手指擦过沙地,捡起了一块残留的塞伯坦合金。它已经熔烧变形,但依稀还能看出一点原本的颜色。

  “Prime你看。”他把它拿给Optimus Prime。

  “这是Jazz的装甲。”Ratchet小声嘟哝道,“他来过这儿……普神哪,他们对他做了什么?!”

  “我认为直接问他们本人会更好。”Prime说着,把手里的悍马上下晃动了几下。

  “先生们,”他说,“请问我的战士在哪儿?”

  “啊啊啊啊啊————!!那些飞机————!!!飞机把他带走了————!!!!”车里的人类谋杀犯们拼命抓住一切能抓的东西维系着平衡,他们不顾一切地惨叫起来。

  “希望Jazz没事。”Ironhide一脚踢在另一辆还算完整的工程车上,于是车门彻底凹了进去。

  “至少现在还不算太糟。”Prime说完这句话,把悍马放回地面上。里面的人类神经质地拉扯着车门,他们拉了很多次才打开其中一扇,然后两个人都从那一边爬了出来。双脚刚一着地他们就蹲在地上没完没了地呕吐起来,经历了刚才那比嘉年华游艺项目刺激百倍的运动过程,他们那碳水化合物构成的身体内也就只剩下这一点植物神经的反射作用还能正常运作了。

  “Prime,你怎么会知道?”Ironhide诧异地问道,“他们什么都还没说。”

  “他目前的能量还能维持机体运作,火种也完好。”Prime说。

  “哦!我是问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他被飞机带走了,我想他们指的是霸天虎!这实在太糟糕了!”Ironhide说着,又踢了工程车一脚,早已目瞪口呆的人类目击者们看见那严重变形的车门掉了下来。

  Ratchet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别问了老铁,Prime就是知道。”

  就在这时Optimus Prime向他们转过了高大的身体。

  首领的光学镜头发出凝重的蓝光,他说:“Ratchet,我想现在Jazz的情况已经足够糟糕了。”

  “Prime,你收到信号了?坐标是多少?”方舟医官的表情也陡然紧张了起来。

  但是Prime没有直接回答他。

  他已经在一瞬间完成了复杂的变形,调转车头,向着大西洋海岸的方向狂飙而去。


【TBC……】

评论
热度(15)

© DTM霹雳大铁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