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已经沉了挺久了。

把陈年旧图拿出来上了个色,终于……完成了这件事。

怀疑打这个CP tag的只有我一个人。不过没关系,萌什么东西有的时候的确仅仅是自己的事。

反正没东西更,搬一下这篇陈年旧文吧。


Just Give Me A Kiss《只要一个吻》(1-3)


能参考的背景都参考了,以及,这是重温了一部分G1动画以后的爆燃。

———————————————————————————————

TF STORY 4:

Just Give Me A Kiss

只要一个吻

图/文:DTM霹雳大铁锚


  1.

  Jazz总是觉得Prime在看着自己。

  首先需要说明一点,那就是对于此事他没有任何证据。目前的技术虽然可以接入探测任何一个塞伯坦人的脑电路,或者使用超声波之类的玩意借助音频接收装置控制硅基生物的电子大脑——但是,你没有办法完全掌握它。哪怕是以“读心术”著称的霸天虎情报官也无法随心所欲地窥探任何人的处理器缓存,所以即使你是方舟战队的特别行动官,也不可能做到。

  何况他想窥探的人深不可测。尽管Ratchet再三表示Optimus Prime的逻辑回路并不比任何方舟成员的构成要复杂,可是Ratchet也多次说过“连我都读不出他在想什么”这种话。他的自主程序千变万化,而且重重加密,他不断地开启新的虚拟通道然后删除,捕捉他的思维数据犹如在做某种逻辑游戏。

  Ratchet说,作为一名指挥官这是必须的素质。Ratchet还说:“我痛恨拆他的脑袋。”

  Jazz曾经希望能从医官那里掏到点儿什么,可惜结果很伤害他作为高级特工的职业自尊。最尴尬的是他还引起了Ratchet的注意。

  Ratchet说:“也许我该拆拆你的脑袋,Jazz。因为你居然希望我窃取Prime脑袋里的东西。”

  于是那一天所有在方舟上的人都听说了Jazz抱着头从维修室里狂奔出来的情景,后来他们都劝他不要讳疾忌医。

  好吧,方舟特别行动官Jazz想,谁在乎呢。

  2.

  Jazz站在那家时装精品店门外已经有一阵子了,按照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的时间计算,绝对已经超过了两个小时。

  当然,在这表面被大量氢氧化合物和绿色植物覆盖的蓝色星球原生智慧生命——人类的眼中,特别行动官目前的状态并不能叫做站立,而是应该被称为“停靠”。

  而且是“违章停靠”。

  “谁知道这辆保时捷的主人去哪儿了?!”那个老巡警含混不清地询问着店员。他的一只手正把罚单拍在Jazz一尘不染的挡风玻璃上,另一只手还挥动着咬了一口的热狗。

  哦!我讨厌在背后留下一个德国腊肠加千岛酱味道的手印!Jazz想,这真是来地球以后我收到的最糟糕的纪念品。

  “这我们可弄不清。呐,我看到这车开过来……就从那边……也许是那边的街角。我看到它开过来,停在这儿,不过我没看到什么人从车上下来。”一个金发的女店员回答。

  她说话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用手拨弄一下她的鬓发,Jazz注意到她戴了一对最新上柜的耳环,硕大的黑色几何结构上镶嵌着紫色的水晶。其实她的鬓发梳得一丝不乱,也许她只是希望那个大腹便便的警察多看几眼她的新饰物。

  这些雌性碳基生物……Jazz隐藏在车体内的脸孔无声地扯出一个微笑。

  他很想突然打开音响吓这个警察一跳。但这不是时候,他的任务对象就在这家店里。虽然她的耳朵上没有戴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紫水晶,但她也是一个雌性碳基生物……至于是不是地球原生的,那就很难说。黑白涂装的保时捷违章停靠在这里就是要弄清楚这一点,他得到的情报指明那个在同一家店里花了两个小时试遍所有衣服的雌性碳基生物很可能是Megatron搞出来的新克隆人。

  “我怀疑这是辆黑鬼开的车。”巡警绕着Jazz的车体又转了一圈,“很多有钱的黑小子都喜欢这一款。”他用沾着千岛酱的手又摸了摸车牌,“这居然是华盛顿的号。上帝啊,这头非洲种马来头不小。”

  我等会儿就会把这牌子换掉,Jazz想,因为你摸过了。

  “Jhonwalz小姐,就是这些吗?”两个女店员正在帮那个疑似克隆人的雌性碳基生物打包商品。Jazz的音频接收设备可以毫无困难地接收到店堂中的各种声波,安置在车体外侧的微型光学设备也可以实时对图像进行摄录和分析。

  他受命监视的女子闺名Annihilaty,正是人类年龄的二十四岁,无论面貌和身材在碳基的审美看来都是属于姣好的类型,一头棕发蓬松可爱。如果她是真的,那么她出身显赫,父亲Edward Jhonwalz是纽约州的现任州长,包括他在内的Jhonwalz家族中有两个众议员一个参议员。他们掌握这个国家的权柄——尽管这些所谓能够翻云覆雨的权力于浩瀚宇宙而言比不上一点星际尘埃。但无论如何,Megatron盯上了这个地球生物的政治家族。

  那个执著于权欲、征服和能源的战争狂人近来对这颗蓝色小行星很感兴趣。上个地球月汽车人们在一处废弃的霸天虎据点内发现了大量关于Annihilaty Jhonwalz的生理数据记录,详实程度已经超逾了正常的人身调查。而且在那个仓库中还发现了数个空空如也的生物培养舱,这不能不引起他们的怀疑。诸多证据都表明霸天虎正在以某种方式渗入人类世界,尤其是掌握一定既得利益的名门望族,因此Prime要求随时掌握出现在人类世界中的Annihilaty Jhonwalz的踪迹和行为以便判断她的真伪。

  为了不引起这位真实或不真实的Jhonwalz小姐不必要的紧张,方舟成员们分别跟踪她若干的时间段,此时此地这项任务就轮到了我们的特别行动官先生。整条购物街都没有一个合适监视观察的停车位,于是他干脆违章停靠在这家名店的门口——他以为她不会在那里面待上很久——至少,不会是两个小时这么久。

  谢天谢地,她总算开始打包走人了。

  “嗯……我可以再试一下那一件吗?”那棕色头发的碳基小姐又指了一下角落里一件不起眼的黑白花纹的连衣裙。

  这句话让Jazz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部分液压装置和发声器,也就是说他只差一点就要发出一些会暴露自己的怪声,他想他已经忍受不了人类女性对某些装甲代用品的执着了。

  他决定做点儿什么,让自己反客为主,顺便挪个窝儿。

  Jazz转过一个摄像头扫描了了一下挡风玻璃上的手印,他把它存储下来,包括清晰的掌纹。他的处理器阵列只花了百万分之一秒就搜索到了这家伙的全部个人信息,他的警号、驾驶证号、社会保险号。

  好了,现在一切就绪,我们的资深特工想,只差一个帅哥,当然,得是碳基的。

  3.

  老巡警看见那个非洲裔的帅哥从街角走来。

  他一眼看上去就是非裔,肤色黝黑,头发剃得很短,高高的鼻梁十分英挺。这张脸的轮廓倒是酷似墨西哥人,但瞧他那一步一晃的Hip-Hop舞步——他肯定是一匹肆无忌惮的非洲种马。

  他那一身绝版名牌看得人眼花缭乱,紧紧勾勒出标致的体格。这家伙居然还戴着一副亮蓝色的太阳眼镜,插着耳麦边走边扭,回头率顿时百分百,整条街的男女老少都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了眼球。

  人到中年身材完全走样的纯斯拉夫血统白人警官不自在地把手掌伸到身后,在制服裤子上蹭了蹭。

  鬼知道这只8号球打哪儿播完种出来的……他想,不过我估计这就是他的车。

  果然,那黑小子径直向他扭了过来,将至未至的时候他滑了一步,价值昂贵得令人垂泪的板鞋在柏油路上猛然擦过,不过没留下什么痕迹。

  接着他拿起了罚单。

  “八美元?”他取下一只耳麦,手指在纸单上轻轻弹了弹,然后把太阳眼镜推到头顶,望着巡警露出一口白牙,“你掏还是我掏?”

  老巡警从少年时代起即深种下的对非裔美国人所怀的偏见、歧视和愤怒在一瞬间熊熊地燃烧了。

  “嘿,小子,你的这只鞋价值八千,莫非你还吝惜八张老人头?”巡警把手按在枪套上,“我不想跟你这小杂种废话,用你的白牙叼好你的罚单,你的车号我会记录在案!如果不想上法庭的话你最好对我尊重些,我下个周就退休了,我肯定比你那在华盛顿供职的爸爸还要年长——我说你不要跳了!小马驹!”

  那黑小子还在扭来扭去,他把罚单塞在两排白得发亮的牙齿之间,然后拉开胸前的拉链,右手伸进了外套领口。

  “把手拿出来!”老巡警出于职业警觉立刻拉开了枪套扣。

  “不,不,不要紧张,我只是要给你看——这个。”叼着罚单的黑帅哥右手掏出了证件,“Sandix Wickersham警官,你好。我是白宫特别调查员Gabbro Duchen,奉命负责保卫Annihilaty Jhonwalz小姐的安全。”

  他亮出来的确实是具有特别标志的工作证件,而且他准确地报出了警官的姓名,这一点很重要。“我爸爸不在华盛顿供职,”他说,“不过我在。”

  “哦,我不知道Jhonwalz小姐现在在这里……”警官有点手足无措。

  “你不知道是因为她一直在试衣间。”那匹黑色的小马驹用证件指了指一旁的精品屋,原地扭了扭线条完美得能令职业体操运动员嫉妒的腰部,“有证据表明有一小股宗教激进分子正在纽约州内转来转去,就像我现在这样……你觉得我们能够掉以轻心吗Wickersham大叔?”

   “哦,当然不……” 警官喃喃道。

  “是的!当然不——所以我把车停在这里,因为我马上要进去把Jhonwalz小姐带出来,她必须马上离开这儿。”

  “可这儿是禁止停车的,孩子……啊不,我是说Duchen先生。”老警察泫然欲泣,那些刚刚吃下去的东西没能给他应有的支持,“你的意思是这条街上现在就有武装激进分子?”

  “我很遗憾大叔,我想是的。你看,你的机会来了,”黑人探员把罚单吐在手里又弹了一下,“一辈子开罚单,默默无闻的平民英雄,在穿着警服的最后一周,单枪匹马老当益壮,勇擒危害国家安全的敌人——”

  白人巡警的面部表情扭曲了,他的脸看起来就像一个被挤坏了的丹麦纯奶面包,所有的褶子都无所遁形。他嚷了起来:“喂喂,我说Duchen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你才是华盛顿来的……你是白宫特别调查员不是吗?”

  “嘘嘘嘘——你想在退休前的最后一周因为泄露国家一级机密而被捕吗?”探员把罚单卷成一根烟卷的样子,塞回了巡警的上衣口袋,“小声点儿。”

  “……”巡警的大脑皮层宛如糊满了粉色的千岛酱,他的思维彻底停滞了。

  “抓捕罪犯是警务人员的职责,而我的职责是保护政要……以及他们美丽的女儿。” Gabbro Duchen探员把证件塞了回去,迈步走向时装精品店,“形势不太妙,Wickersham前辈,现在请你务必在这家店的附近隐蔽,随时准备接应我,如果我不幸去见了上帝——那么,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就落在你的身上了,请你一定要保护Jhonwalz小姐安全离开!”

  那个金发的女店员为他拉开了门。这家店的玻璃门隔音效果良好,因此这位大耳环小姐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她只是带着点迷醉地望着年轻的探员:“先生,那是你的车?”

  “是的,美女,你的耳环真漂亮。”探员说着回过身向巡警挥了挥手,不过他立刻发现那位快要退休的老前辈已经不见了。

  “你被开罚单了,先生,这里不能停车……不过,你的车跟你真相配呀,先生。它给人的感觉简直就跟你本人一模一样。”金发女郎摸着自己的耳环微笑道。

  她觉得这黑金帅哥的动作真是潇洒毙了。这姑娘忍不住打量起他从胸腹往下的身体线条,虽然她从未见过这张脸,不过她猜测他一定是个模特或者演员。

  “谢谢你的夸奖,金发宝贝儿。”帅哥冲她一笑道,“我停在这里是为了引起某人的注意,我宁愿为此交罚金。”

  然后他迈着有节奏的步子跳跃般地来到更衣室门前,没有人想要去拦阻他,这一切看起来那么的不可思议,可是又十分自然。

  店员们纷纷呆望着这位Duchen先生伸手敲了敲Jhonwalz小姐所在的试衣间的门:“亲爱的,我已经等不及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Annihilaty Jhonwalz从试衣间里伸出一颗顶着可爱棕发的脑袋,碧绿的眼睛周围涂了厚厚的烟熏。

  “喂,你……”她用那双眼睛惊讶地瞪着这个陌生的黑人大男孩。

  那个帅哥在众目睽睽下大大方方地说道:“我叫Gabbro Duchen,两个小时前我在街上看见了你,然后我跟着你过来,把我的车停在这家店的门口等你出来。我停了两个小时,在这期间你一共换了七条裙子四条裤子六件T恤件三件外套还有一双鞋——就是你脚上这双红色的——圣母玛利亚作证它们真衬你——接下来你又试了五个皮包两只手镯以及两条项链,最后是一条黑白相间的连衣裙。美人,告诉我漏了什么没有?”

  “你跟踪我?啊,你这个全麦面包,你的胆子不小!”Jhonwalz小姐把试衣间的门猛地掀开,然后把刚才那条黑白裙子丢给了店员,“这件也打包,谢谢。”

  “是的。我想追你,就是这么回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偷窥狂推了推卡在头顶的太阳眼镜,笑道,“美人,介意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十分钟后,路过这条街的人都看见那个打扮嚣张的深色帅哥打开了那辆违章停靠的保时捷跑车的车门,把四大包时装丢了进去。又半分钟后,一位棕色头发的美女蹬着七寸的红色高跟鞋匆匆走出时装店,钻进了这辆车。

  他们就在路人的瞩目下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TBC……】

评论(6)
热度(36)

© DTM霹雳大铁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