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已经沉了挺久了。

【擎爵】Just Give Me A Kiss 只要一个吻(10-12)

TF STORY 4:

Just Give Me A Kiss

只要一个吻

图/文:DTM霹雳大铁锚

  10.

  Jazz的脑电路恢复了运转,但这显然很不是时候。

  他浑身所有部件的能量模块都在告警。它们锲而不舍地向中央处理器阵列发出单一信号,大量未处理的告警信息堆积在数据库表单中,在他的脑部彻底停机火种彻底熄灭以前,脑电路自控系统强令他重新上线,以便删除那些拥积的信息。

  在上线的瞬间,汽车人战士立刻被能量告警、温度告警以及压力指数报告搞得处理器发烫。受损的胸腹部尚有一些传感器能够正常运作,它们接收到大量氢氧化合物的信息,还有溶解在其中的各种阳离子。这些分子和离子正在他四周游曳来去,可是他的身体却僵卧于大量接近零度的液体中无法动弹,他甚至不能顺利地重启光学镜头——系统提示他能量不足。

  根据感知物的取样分析,他证实了一个糟糕透顶的事实。他想他已经身在地球的某片海水里了。

  Starscream确实破坏了他的主备用通信装置,又严重损坏了他的外部装甲,幸好机体的自我修复系统及时做了一些挽救,他的能量液才没有彻底流干,受损的火种舱和腹部油机、线路也被临时结成的氧化保护膜覆盖,不至于完全暴露在富氧环境中。

  这绝非长久之计。他的备用能量块储藏器也被拆除了,他还剩下不到20循环的能量维持最后的挣扎,倘若他不能离开这里,或者设法通知战队的伙伴们,那么若干分钟后他的脑电路将彻底停机,剩余的安全能量会再维持火种若干天的脉动,当能量耗尽,脉动也会停止,那普神赐予的小小的一团液态金属会瞬间氧化。他将永远躺在这黑暗的海底,而Prime和兄弟们也许还以为他能幸运地活下来,在某个他们所不知道的地方。

  喔,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特别行动官先生躺在大西洋底兀自胡思乱想,这片海域连海洋动物都少得可怜,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软足动物或者鱼类来我的身上筑巢——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我现在的造型不符合它们的审美——我希望是这样,我可不想我的尸体将来成为一座珊瑚博物馆。

  于是这些无用的数据流又耗费了一部分宝贵的能量,他发现距离静止锁住状态还剩下16个分循环了。

  “呃啊……”他试图截断那些运转的数据,强行退出思维算法,不过这不奏效,他在焦虑中无意间重启了发声器。比平时要嘶哑得多的一段声波向海洋深处漾了开去。

  又是无谓的能耗,Jazz僵直着机体躺在那里想,无谓的能耗……

  诚然如此,根据压力测算他现在应该在几百英尺深的海底,即使他能够大喊,估计也没有人能听到。

  这大概就是Starscream的报复,他是科学家出身,自然很熟悉塞伯坦人这特有的“临终时刻”……他要汽车人特工在极端黑暗、孤独、绝望的环境下慢慢感觉死亡的降临,他居然想用这种方式来报那一枪之仇。

  ——还不如给我来个痛快呢。

  ——不过如果那样我也就完全没机会了。

  他的报复对象露出了一丝苦笑,开始努力挪动僵硬的机体。

  Jazz依次关闭了发声器、听觉传感器以及各种告警监测系统,切断了腹部传感系统与脑电路的联系。视觉、听觉、说话的能力、对疼痛的感知……这些必须的感觉现在都不重要了,他对自己说他只想爬回去掰断那架F15的漂亮翅膀,把他钉在报应号外壳上做标本——他必须爬回去,做完这件事。

  是的,这样做就使得他的火种失去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它就像堕入了虚空的一粒沙子,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成为它感知自己存在的依凭,寒冷、孤独、黑暗乘虚而入,搅乱它的脉冲频率,侵蚀它的深处。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脑电路直接控制机械动作的那一部分程序还在运转,他节省出了可以移动受损机体的微薄能量。

  他告诉自己爬也要爬出这片海域。

  他蜷曲他那黑色的合金手指,试图活动腿部关节。他把所有的能量投向液压传动装置,似同孤注一掷。

  距离静止锁住状态还有5个循环时,汽车人特别行动官奇迹般地释放了剩余的能量,他控制自己的机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可惜这只是回光返照。

  他的腿部关节在坠入海底时受到了尚未探明的损伤,由于他关闭了告警和扫描程序,他对这些一无所知。他能够站起来,却不能持久地站稳,至于正常行走,那就更是奢望。

  机体的平衡无法维系,他再一次倒了下去,倒向空寂的深海底部。

  也许是失去了绝大部分对外感知功能的缘故,Jazz竟觉得自己倒下的过程缓慢得不可思议。这就仿佛一秒钟的镜头被无限慢放成了一百万年,他的火种脉动也变得慢极了,他在这倒地的时刻就将要永远睡去。

  剩下的能量也差不多耗尽了。在这死亡降临的刹那,他向前伸出了双手。

  这可不是为了拥抱死神,汽车人Jazz先生对自己说,其实如果能拥抱一个熟人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他在这里……我就死得瞑目。

  鬼使神差地,他伸出双手张开怀抱,并且重新开启了发声器和听觉传感器,乃至全部的传感器。在这最后的时刻,他需要留住所有的感觉。

  “Prime!”他大叫起来,“抓住我!”

  他很清楚这是痴心妄想——

  然后他发现自己被接住了。

  Prime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来了。

  “如你所愿。”那声音说。

  11.

  Jazz想: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虽然预料中机体与海底撞击时产生的震动完全没有出现,但他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啊哈,他的火种已经熄灭了,那些金属元素开始氧化,它们不再产生脉动,这个叫做Jazz的机器人完结了。他的灵魂已抛弃沉重的躯壳,将要飞回他的故乡塞伯坦,回归Primus神的怀抱。

  这个顽固的不想死的家伙认定自己此刻已然死了,他发觉原来死亡的感觉并不算糟糕,居然还有点舒服。

  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可是他没有落在冷硬的海床上,他感觉自己被托了起来,有什么东西托住了他受伤的背甲,它擦过门翼,接触轮胎,避过了穿甲弹灼出的伤口。

  “Pr……ime……”Jazz的灵魂在无尽的黑暗中对着虚空彼端说道,“……我知道……这不是……你,不过……有……有这样的错……觉……真好……”

  “是我。”Prime的声音从虚空的那一头传来,这样回答他。

  这不可能。汽车人战士绝望地想,我没这么好的运气,而且我的通信器全坏了。他们就算启用方舟上的金属扫描装置,要找到我的尸体也需要花费一百来个地球年。

  他不再说话,他拒绝向死神跟他开的无聊玩笑露出微笑。他没有能量重启光学镜头,于是僵直四肢默默等死。他只能感觉。所以他感觉到自己的机体还是被托住的,没有接触到海床或者其他的地壳物质。他以一种诡异的姿态悬浮在海水中,按照剩余的那些传感器感知的细节,他简直像被一只庞然大物抱在怀里似的。

  不过这些也都不重要了。他还剩下两个分循环就要被强制下线了。

  接着我们的特别行动官先生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貌似就是他这个种族的人的金属手指——正在他受损的腹部内腔搅来搅去。一股剧烈的疼痛沿着尚未停滞的信号传输系统直抵他的脑电路——它们在试图剥离那些氧化保护膜!

  “不……”他呻吟起来,“别……别乱动——!”

  然而那些保护膜被猛地撕开,有少量的电火花在深海亮起,他的能量输入接口被拉扯出来,海水灌了进去,从某种程度上减缓了能量液外溢的速度……

  “哇啊啊啊!”在距离死亡还有最后一个分循环的时候,Jazz的机体因为剧痛抽搐起来。他发出可怖的惨叫,已经无法动弹的手指也不受控制地握紧。

  其实这痛楚只有一刹那,十分之一个秒循环,或者更短暂。那裸露的接口立刻被同源的东西填满了,有外接的能源导线与它连接起来,最初的一股电流蓦地钻进了他的机体,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伸出的一只温暖的手,一把攫住了正在黑暗中不断下坠的人。

  那些能量正弦波是如此强烈,它们对于濒死的塞伯坦人来说简直是过于刺激了。Jazz感觉到它们源源不绝地从与死亡相对的彼岸传来,充实而炽热,那强烈的电压令接口处持续发烫火花迸现,主电源模块疯狂运转着过滤波形,发出几乎不能承受的嗡鸣。

  他那疲惫的控制系统似遭醍醐灌顶,能量波如恒星的白光一般冲向脑电路,一道接着一道。它们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摇撼着他行将消逝的感知。他的缓存中闪现大量毫无意义的高柱信号,全身各部分的多功能阵列在这一瞬重启,修复自检系统亦开始运作,更多的氧化膜转眼成形覆盖在新的创口上,而机体的主人能觉到的都是难耐的酥麻和震动,他震动那脆弱的腰腹部,不住地颤抖着,发出呢喃一般的呻吟,伸手抓向前方。

  然后他摸到了某种坚硬光滑的东西,类似……巨大的挡风玻璃。

  他惊讶地重新开启了光学镜头——谢天谢地他现在终于有足够的能量重启它们了——他把模式调至夜视状态,于是他看见了一张近在咫尺的、覆盖着合金面罩的脸。

  “……Prime?!”

  “是我。”面罩脸的主人又这样回答了一次。

  12.

  “……你是怎么来的?”汽车人特工呻吟着,低下头去。

  他立刻看见了连接在自己和Prime之间的一组能量导线【注2】,首领慷慨地将自己的储备能量分给了他。

  “空降。”首领握住Jazz抠在自己挡风玻璃上的手,“我知道你不乐意,不过……你已经没有足够的能量撑下去了,在上浮之前,我只能先这么做。”

  Jazz注意到他的音频输出也不怎么稳定,他也在发颤,他在发声的时候,周围的液体都在震动,水波频率同样十分不稳。

  那海水振动的波形仿佛沙哑慵懒的喉咙,正在反复吟唱着某一首歌……

  “Just give me a kiss……”

  大量的同源能量交换对机体的刺激感难以言表,而且Jazz刚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躺在Optimus Prime的臂弯里,与他两两对望,这情景实在有点尴尬。

  “空……降?”特别行动官先生重复了一遍这个词,他其实心不在焉。

  “如果你不介意,也可以把这种行动方式叫‘跳方舟’。”他的指挥官用隐隐发颤但仍然一本正经的声音补充道。

  “好吧……”Jazz喃喃道,“我想问……Prime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根据告警定位坐标,然后——自由落体运动。”Prime说,“不过其他人都觉得这么做机体可能会造成不易修复的损伤,建议我选择更为妥当的下潜方式。我让他们在海面等着我们,等你的能量指数高过安全标准,我就带你浮上去。”

  “告……啊啊……告警?!”一束高频能量信号毫无先兆地冲击了脑际,Jazz的提问中掺入了一声难耐的呻吟。

  Jazz先生更加尴尬了,他的面部表情僵硬了一下,藏在护目镜下的光镜因此而强烈地收缩了若干次。

  “这件事我必须要请求你的原谅,Jazz。”Prime说,“上次全方舟例行维护的时候,我让Ratchet在你的身体内安装了一个小装置……是Wheeljack的新发明,用来监测你的火种脉动和能量储备值。当你的机体状况糟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身上的收信装置会收到告警和你所在的坐标定位——在你遭遇危险时,我希望能够第一时间赶到。”

  “……你做到了。”Jazz微笑起来,这个笑容看上去就像是要溶化在这片海水里了一样。他说:“非常感谢,这是个好东西,虽然你们安装的时候没跟我打招呼,不过我没什么意见。”

  事实上接收到这些音频的时候他的脑电路正在呼呼猛转,汽车人仔细地打量着首领那双蓝色的光学镜头,哦普神,它们的发光太亮了,他无法判断他此刻的焦距是否与平时一致。

  “但愿其他人也跟你一样想。”Prime接着说道。

  “其他人是什么意思?哦Prime!别告诉我你让Ratchet悄悄地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装了……”Jazz已经溶化的表情再度固化了。

  “是的。”Prime继续用颤抖而一本正经的低沉音频回答他道,“你们都装了。”

  “呃啊……好吧!”他的特别行动官无可奈何地瘫在他的怀里又发出了一声呻吟,“那么你呢Prime?你自己也会有需要帮助的时候。”

  Prime以为他是承受不了那些高频的能量波才露出了如此痛苦的表情,他紧紧握着副官的手,也许他觉得这样能够多给他一些支持。“我也装了,我是Wheeljack的试验品,当然我是自愿的。”他说。

  Jazz的手指现在有了足够的能量,他的动作自如了一些。他反过来抓紧了Prime的手:“啊……我只是想知道……你那个告警器的收信装置给了谁……”

  “在Wheeljack那儿,我要是出了事他会第一时间知道的。”首领回答道。

  Jazz猛地松开了他的手:“哦!Wheeljack?!唉唉……好吧!Wheeljack就Wheeljack……”

  “我知道你是Prime,你认为你有责任照顾好我们每一个人!”他的发声器突然不受控制地放出了很不理智的大音量,这实在太不节能了,不过他的处理器缓存明显混乱了,他注意不到这一点,“你关心我们的安危,你在第一时间赶到,你救了我的命Prime!我感激你!我非常感激你——我本来已经死定了,我发现是你来到这连鱼都没有的海域救了我……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现在我感觉到你的能量,我的那些导线都快熔化了!”

  “喂,Jazz……”Prime试图打断他。

  但特工先生反过来打断了他的上司:“让我一次说完吧Prime!我知道是我自作多情,在方舟上的时候,我曾经一度以为你总是在看着我,只是看着我,镜头的焦距锁定在我的身上……就这样!我说完了!我知道这是我自作多情,其实是我的镜头一直在锁定你,对吧?——我以为我对你来说是不同的,但其实你对我来说才是唯一不同的存在……这一切也许只是我个人卑劣的想法,大家都需要你,我知道,我明白,身为一个汽车人我不该只想到自己……哦我很高兴你来了,Prime,今天在海底发生的事将会是我最幸福的回忆。好了,我说完了,我舒服了,如果你尊重我的话,拜托别存储这些废话,赶紧删了吧。”

  说完这些话他便发觉那些传输过来的能源波形更加的强烈和不稳定了,他释放出一连串短促的呻吟,这些音频通通钻进了他自己那过于灵敏的接收器里。他羞愤得恨不得立刻逃走,但是他做不到,于是他打算关闭自己的发声器。

  就在这一刻他听见Prime的声音这样说道:“其实你的感觉没有错,Jazz。”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

  “我的确常常用光镜锁定你,只是你,Jazz。我想这种感觉一般都是双方的,你的感觉没有错。”Optimus Prime说,“有可能次数没有你想的那么多,我经常忙得陷入拥塞。”

  “啊!”Jazz高叫起来,他情不自禁地扭了扭还插着传输线的腰部,“啊啊!这真是……这真是……我应该早些问问你……啊,现在也不算晚……我不会死的对吗?Prime?——生活太美好了,我真是不想死!”

  “你还没有脱离危险……”高大的汽车人首领说,“请不要乱动。”

  “我可没有乱动。”Jazz张开双臂,可他发现自己的角度似乎够不到Prime的脖子,于是他只得抓住他结实的胳膊,“我的能量超过安全标准了,不要再给了……带我上去好吗Prime?虽然这是个拥有不错回忆的地方,不过我实在已经受够了。”

  首领仔细查看了他的各项指数,然后点了点头,切断了对接的能量导线。在断接的瞬间能量波达到峰值,莹蓝的火花在冰冷的海底闪烁起来。Jazz在他的怀里几乎缩成一团,他们双双迸发出了高亢的类似呻吟的音频。

  “上浮的过程中我必须关闭你的脑电路,让你暂时下线,以避免一切维生以外的消耗,你同意吗?”Prime说。

  “听你的,Prime。”Jazz缩在他的双臂间小声道。

  “我听了你放的歌,我想也许你需要这个——”Prime说着,俯低头颅,将合金铸造的前额与特别行动官的额头轻轻撞击摩擦了一下,“人类把这叫做晚安吻,不过……你知道,我没办法吻你。”

  Jazz摸了摸他碰过的那个位置,面部装甲上勾勒出一个微笑:“哦,好,我欠你的,Prime……晚安。”

————————————————————————————————————————————

【注2】:从相好的及其同事那里问来的专业电源小常识:这种情况下导线肯定不能是两根,国标是红绿黄三根火线、一根蓝色零线生成无规则电流正弦波,还有一根接地线PE这个估计在海底环境中是用不上了。无规律的电流正弦波需要电源模块进行整流、逆变,然后才能成为稳定电流输入给机体。像塞伯坦人这种结构,脑电路等等控制系统使用的电压和机械传动部分使用的适应电压都应该是不相同的,脑电路应该还有一套完整的能量存储转换系统,这就是Jazz能够在低能储状态下短暂上线的原因。总之……真是非常复杂,听他们bulabulabula说了一堆,我听懂的部分目前就只有这么一点,复述可能还有细节问题请大家谅解。


【TBC……】

评论
热度(18)

© DTM霹雳大铁锚 | Powered by LOFTER